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艺精品 > 正文

浅谈李刚的雕塑思想

2018-07-26 10:11:20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李刚是江苏徐州人,自幼随父母生活在西北的新疆,所以豪放、彪悍的背后所隐匿的细腻与吻合,是骨子里的血性使然。

吹尽狂沙

——浅谈李刚的雕塑思想
 
 
大山大水 李刚作
清风明月 李刚作
悠远 李刚作
陈培一
 
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写了一组“浪淘沙”诗词,其中一首有这样两句:“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每念及此,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平沙莽莽黄入天”的戈壁大漠,想到那屹立千年的风蚀城堡,想起大漠尽头那个长发飞扬的好友李刚,想起他那由雅丹地貌而生成的雕塑。
 
李刚是江苏徐州人,自幼随父母生活在西北的新疆,所以豪放、彪悍的背后所隐匿的细腻与吻合,是骨子里的血性使然。他对书法的迷恋、痴狂就是这种天性的自然流露。书法对于李刚来说,和雕塑一样重要,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个部分。雕塑的空间感和建筑感,影响了他的书法创作,而书法的不确定性和准确性也促进了他的雕塑创作。这二者的杂糅,对他雕塑创作的影响,尤其是近年将工作室迁到北京之后,表现得更为明显。
 
李刚的雕塑,来自于他对中国西部雅丹地貌的热爱与眷恋。在新疆生活、工作几十年的李刚,究竟多少次深入大漠腹地,拜倒在鬼斧神工的魔鬼城脚下,领略那神奇曼妙的沟沟坎坎,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渐渐地,他从那历经千年风雨而依然屹立的风蚀城堡之中,从那漫天黄沙、迁徙不定的大漠流沙之中,从大自然谱就的韵律中体悟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感悟到了一种生命的存在,于是,便催生了一个系列的作品。
 
这些作品,不是对雅丹地貌的客观模仿与再现,而是一种提炼与升华。早期的作品,如对雅丹风情予以追述的系列作品《雅丹·古风》《雅丹·风韵》《雅丹·岁月》《雅丹·流失》《雅丹·风情》《雅丹·造化》《雅丹·生命》等,对远古文明予以追忆的《楼兰姑娘》《胡杨·依恋》《胡杨·楼兰姑娘》《楼兰记忆》等,对艺术本体予以追问的《形体》《形体的音乐》《被束缚的形体》《流动的形体》等,对青春予以赞美的《向往》《女儿印象》《萌动的启示》《披纱巾的少女》《琴韵》《最后的完美》等以及《初化》《沐浴阳光》《阳光》《奔月》《完整》《心语》《萌芽》《张力》《天人合一》《亲语》等,还有近期的作品《穿越时空》《岁月如歌》等,都具有雅丹地貌的特征,都是由具有韵律的线条与生命体有机组合而成。
 
这些作品,就像是被埋藏于黄沙之中,被风吹去了浮在上面的黄沙而逐步展现出来的。李刚好像就是这一座座宝藏的发现者,轻轻地吹去了蒙在上面的黄沙,拭去了灰尘,使它们一一闪亮。李刚的雕塑创作过程,就像是“吹尽狂沙”的过程。
 
李刚的雕塑来自于生活,来自于他对客观物象的抽象性概括。所谓抽象,就是抽离事物的客观形象,主要分为西方式和中国式抽象两大派别,西方式抽象与中国式抽象具有很大的不同,存在着截然不同的风格特征,其表现方式和手段也不尽相同。就雕塑艺术而言,西方式抽象为减法,最后的抽象表现是物象的几何基本型,可以说简到了不能再减的地步;中国式的抽象为加法,最后的抽象表现是不同物象的组合、混搭,其中既有不同类群的组合,亦有同种群的组合、同类群的组合,用句时髦的词来说就是“异体同构”,最后所呈现的方式并不意味着作品的最终完成,而是具有可以随时增加某种元素的空间和可能,颇为丰富。不管是哪一种形式的抽象,看似远离了现实,背离了客观,而实际上并非如此。抽象的东西,只是远离了视觉感触方面的现实,而情感方面却是更递进了一步,感情色彩更为强烈。这也是抽象的东西,在古代被作为民族的图腾、国家的标识,在当下成为企业或者团体的标识,成为一种社会共识的重要原因。
 
李刚虽然接受过西方式的艺术教育,但他依旧选择了中国式的造型路径,遵循了“天人合一”及“生生不息”的哲学法统,用自己的创作讴歌祖国山河之壮美,礼赞青春和生命之伟大。
 
纵观李刚这几十年的创作生涯,除了一些城市雕塑作品是应景而作的命题作文,是按照甲方的要求和意图所做,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体现了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思考,对生命意义的咀嚼,对个体生命与自然世界、对个体生命与历史时空之间关系的追问,并且是以自己独特的形式、语言将之展现出来,在努力地做“由技入道”的提升,也因此赢得了业界和社会的良好口碑,也因为热情、豪爽、仗义而赢得了兄弟们的敬重。已过天命之年、而再闯北京寻梦的李刚,开始了新一轮的探索,依旧锲而不舍地重复着曾经的“千淘万漉”。当然,这个谋求蜕变与更新的过程对已经不年轻的李刚来说充满了挑战,可能更艰辛、更漫长,但是阳光总在风雨之后,依旧是光明在前,我祝愿李刚兄能够早日再上层楼,实现华丽的转身。
 
李刚说艺
 
每个雕塑都是一种情感的表达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通过书法你既要解读很多诗词与故事,还要了解一些碑帖,这些都是文化的东西,这些实际上滋养了一个雕塑。
 
中国艺术讲究不温不火,就是要恰如其分。当你了解了这些东西,再去表现的话那就有意思了。我觉得线条里面全部包含了,比如这一笔飞白,就是一个心情。
 
用中国传统的线条去表现一种情感。一个线条表达一种心情,在雕塑里面也完全可以表现出来,好的书法家应该是在写情,而不是在写字,我觉得和做雕塑是有关系的。
 
链接
 
李刚,1959年8月出生,中国当代雕塑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雕塑家学会理事、北京城市规划研究会公共环境与雕塑委员会副主任、中俄油画学会副主席、北京城市雕塑办公室专家。
 
2011年,李刚作品《岁月如歌》《梦》被廊坊市政府收藏。同年,他应邀参加国家大剧院《凝聚的旋律》雕塑邀请展,作品《高山流水》被国家大剧院收藏。
 
2013年,在首都第十九届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方案汇报展上,李刚的雕塑作品《力的造化》获最佳艺术造型奖。
 
2014年,李刚参加第三届中国·青岛国际雕塑艺术节,雕塑作品《风》被即墨市政府收藏。
 
李刚此次参展作品有《天使》《清风明月》《花好月圆》《睡莲》《大山大水》。

责任编辑:王娅澐

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