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艺精品 > 正文

一位画家的坚守

2018-07-26 10:07:29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他直爽大方,人称“美哥”;他常年在北京呆着画画,认识很多当代名家;但看到他的画时,会有人忍不住问一句,画的是啥?这便是画家吉晓美在家乡的模糊形象。

襄阳—圆明园 宋庄—襄阳
一位画家的坚守
吉晓美作品
全媒体记者张亚婷
 
他直爽大方,人称“美哥”;他常年在北京呆着画画,认识很多当代名家;但看到他的画时,会有人忍不住问一句,画的是啥?这便是画家吉晓美在家乡的模糊形象。
 
襄阳日报传媒集团汉江新闻书画院联合抽象艺术家吉晓美的美格·艺术空间工作室、紫薇当代美术馆,7月28日将在紫薇当代美术馆举办当代艺术展。
 
23日,记者来到吉晓美位于中华紫薇园的工作室,他正一边忙着画画,一边忙着与艺术家沟通展览事宜。
 
就画抽象,管你懂不懂
 
工作室里挂满了各种抽象作品,没有叙事,没有内容,甚至没有题目,只看到丰富鲜艳的色彩,以及跳跃的粗犷或细腻的笔触。“我常常处在无拘无束的创作境遇中,激情一来,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我以身份独立、精神自由的状态去表达,从里到外,从内容到形式,从颜色到笔触等各个方面尽可能保持自由的风格。”吉晓美说。
 
用没有叙事来消解叙事,用没有内容来消解内容,用没有意义来消解意义。吉晓美解释说,在绘画创作过程中,若非要命名那只是我们的固有习惯、给予作品不恰当的合理标签。“美哥的艺术属于抽象绘画与表现主义的结合,通过对象来抒发自己的情感。美哥的绘画总是奔放中带有某些沉郁的色彩,愁绪中又透着激情澎湃的生命活力。总之,意向特别斑斓,层次很丰富,艺术的感染力极为强烈。”评论家杨卫说。“这些绘画并不呈现出欢乐感,而是一种纠结复杂的躁动感。这与晓美的性情是一致的,即粗犷的外表和火一样的内心,也与他的经历形成内在的联系。”当代艺术家祁志龙评论说。
 
有人说,之所以画抽象是不会画写实吧?其实不然,他曾于1987年在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进修,所创作的人物画作品,具有深厚的写实功底。上世纪80年代,在开放的社会背景下,新潮美术高潮迭起,引发了一场巨大的现代文化热。吉晓美受到文化热的熏陶与新潮美术的感染,离开襄阳,只身到北京深造。这段时间,他开始接触北京的前卫艺术圈,并参与了当时不少的艺术活动。
 
几度北上,见证潮起潮落
 
“在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进修后,我回到襄阳的工作单位,心变得不安分了。眼界高了,北京的朋友多了,就一心想再到北京去。”吉晓美说。
 
上世纪90年代,他再次北上,住进了圆明园画家村。所谓“圆明园画家村”,是1989年至1995年期间,一批外省份艺术家集居在北京西郊的圆明园附近,由此而形成的一个艺术家村落。自1989年底,逐年递增,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怀揣艺术之梦,放弃铁饭碗,从全国各地纷至沓来,也就形成了后来颇负盛名的圆明园画家村。如今,这群人有些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明星与标志,有些成为了中坚力量。圆明园画家村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主要的发源地。“当时我租了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小院子,有两间小平房。生活很清贫,但是过得很开心,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就着咸菜喝着啤酒。”吉晓美回忆,当时谁家要是来客了,不一会儿,附近住的人都陆陆续续地过去蹭饭。“那时很少有人卖画,我们一起沉浸在艺术的王国中,画画、听诗、唱歌,好似伊甸园一般。”吉晓美说。一年后,为了生活他再次离开了北京。
 
直到2004年,吉晓美又来到了北京的宋庄。“我在这里卖了第一张画。”吉晓美说,随着宋庄画家村的名气越来越大,各地画画的、美术专业毕业生、画商都往这跑。2007年,当代艺术的商业化与影响力达到了顶峰,继而开始下行。
 
回到家乡,做点艺术的事儿
 
“搞艺术,看似光鲜,其实这条路坚持走下来很难。”吉晓美说,做了苦行僧积淀了多年,越发明白创作的方向,绘画色彩也逐渐明朗起来,作品被众多艺术机构和美术馆收藏。2014年开始,吉晓美先后在北京、天津、武汉等地举办了游奕系列个展,随后他被聘为武汉设计工程学院客座教授,他的作品也被多家艺术机构与美术馆收藏。
 
近些年,吉晓美在武汉、襄阳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每次回来,感觉当代艺术在襄阳还很薄弱,展览很少,人们对它的认识更是远远不够。”吉晓美说,举办这次当代艺术展,就是把国内优秀的当代艺术引到襄阳来,让市民可以欣赏到更多优秀的油画。
 
同时,这次当代艺术展还有很多平价的画作。以往说起艺术品,人们总会觉得高高在上,很多人把艺术品收藏定义为只有小众和富人才能玩的游戏。近年来,随着经济、文化、科技信息的不断发展和大众审美水平的提高,很多人开始把目光锁定在平价艺术品的消费上,艺术品正逐渐融入普通市民的生活。
 
很多人并不清楚原创艺术品与工业制成品的区别,也对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流派感觉生疏。“举办艺术展览,推广平价的艺术作品,通过展览与市场行为把艺术新的变化普及到大众,这会是很好的尝试。”吉晓美说。

责任编辑:王娅澐

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