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艺精品 > 正文

襄阳地方戏曲的前世今生(下)

2018-07-20 10:09:20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地方戏曲的挖掘与抢救,是一场跟时间的赛跑。

 
大型襄阳花鼓戏《长山壮歌》 全媒体记者安富斌摄
湖北越调古装小戏《琴房送灯》 全媒体记者安富斌摄
大型襄阳花鼓戏《宋玉悲歌》 全媒体记者安富斌摄
□任晓云 张亚婷

  尽管襄阳地方戏曲濒于消亡,但还是有一批文化工作者没有放弃,研究机构、院团、文化馆都在为其复活、申遗而工作。地方戏曲的传承现状不容乐观,屈指可数的老艺人都年逾古稀。而且,有的古老剧种濒临消亡或已经消亡……地方戏曲的挖掘与抢救,是一场跟时间的赛跑。

  A

  一定要把这些地方戏救活

  从大型襄阳花鼓戏《宋玉悲歌》《长山壮歌》到湖北越调《琴房送灯》《王彦章摆渡》《吃糠·剪发》《曾真的故事》,从襄阳市花鼓戏剧团再到老河口市湖北越调剧团和谷城县湖北越调剧团的相继成立,近些年来,处于濒临消亡状态的剧种又逐一地被抢救过来。

  这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其中,始建于1965年的市艺术研究所承担了大量的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市艺术研究所承担了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中国戏曲志·湖北卷》《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湖北卷》《中国曲艺志·湖北卷》等十大集成中襄樊篇的编撰任务,多次组织专班对我市各个戏曲种类,尤其是襄阳花鼓戏和湖北越调进行全方位的调查和收录整理,搜集、保存了一大批珍贵的地方戏曲资料。

  董治平、李大庆、范光珠、肖道德以及一批市县文化工作者,冒酷暑、抗严寒,靠着一路打听来到老艺人们家中,搜集相关资料。1986年,编撰出版了《襄樊市戏曲资料汇编》。当年,很多艺人尚健在,所搜集的资料弥足珍贵。上世纪80年代的抢救性保护工作,对濒临消亡的襄阳花鼓戏和湖北越调等重点地方戏曲剧种的恢复和传承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可以说,这些珍贵的资料对剧种的恢复奠定了基础。如果没有当年那次抢救性保护工作,今天很多工作或许无从做起。

  B

  抢救成果之襄阳花鼓戏

  尽管襄阳花鼓戏专业院团不复存在,该剧种处于消亡的边缘,但市艺术研究所对襄阳花鼓戏的资料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一直在进行,国家一级作曲李大庆对襄阳花鼓戏音乐的研究从未中断。2002年,由王瑞国创作、李大庆作曲、丁素华导演的大型襄阳花鼓戏《宋玉悲歌》由宜城艺术团排演,首次与观众见面。该剧在保留男女分腔、音乐伴奏等方面有了新的突破,此后也获得多项省里的奖项。2004年8月,宜城艺术团更名为襄阳市花鼓戏剧团。就这样,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随后,又排演了现代戏《任长霞》,传统戏《盘夫索夫》《放风筝》《逼休》《看课》等一系列剧目。2005年,李大庆编撰了《襄阳花鼓戏音乐》,收录了襄阳花鼓戏主要唱腔76首及器乐、锣鼓经。2007年,襄阳花鼓戏被列入湖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为《长山壮歌》作曲时,李大庆躺在医院病床上,体内已植入四个支架,可他不顾家人反对,只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完成音乐设计。

  同样,老一辈民间艺人在清贫的生活中,仍然为地方戏坚守。年过七旬的梅平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襄阳花鼓戏中唱花旦,当时是名角,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原襄阳县花鼓戏剧团解散后,他们各自回到家乡务农,但有10多位老人每年仍从牛首、东津、峪山等地聚在一起唱上一曲。2015年,在首届襄阳市地方戏曲传承保护研讨会暨剧目展演上,梅平国将18岁的小姑娘演得活灵活现,专家们感到非常惊讶。

  2016年,老河口市艺术剧院新成立了襄阳花鼓戏剧团,排演了《夫妻观灯》《二赖求婚》《巧珍定亲》《打媒婆》《丑嫂当官》,这些小戏生活气息浓郁,幽默活泼,深受当地百姓欢迎。

  2015年,《长山壮歌》入选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开创了襄阳市的先河。按照中宣部、文化部的安排,2017年7月13日、14日晚,襄阳花鼓戏《长山壮歌》作为唯一一台代表湖北省的地方戏参加全国地方戏汇演,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展演,受到北京观众的肯定和喜爱。

  C

  抢救成果之湖北越调

  湖北襄阳一带形成的襄阳腔,是山陕梆子演变形成汉剧西皮的过渡声腔。这几乎是近世纪中国戏曲界老领导、老专家、老学者们的共识。如张庚、郭汉成主编的《中国戏曲通史》中,有明确的记述:“西皮腔兴起于湖北,但它不是从湖北本地的民间曲调中成长起来的,而是外来声腔,即梆子腔在当地演变形成的。一般认为梆子腔是由山陕地区传到了湖北襄阳一带,形成具有地方特色的襄阳腔,后来再经湖北艺人的丰富加工成了西皮腔”。

  对湖北越调追根溯源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省戏曲权威专家王俊女士、方光诚先生,带着编撰《中国戏曲志·湖北卷》的任务,从襄阳出发,跑了陕西、甘肃、河南三省三十余县市,乘车加步行,行程五千多公里,进行实地考察。这就是当年“汉剧西皮探源纪行”的由来。

  2012年,市艺术研究所成立了由该所老专家及省专家组成的湖北越调研究小组,以尊重传统,保持剧种原汁原味为出发点,对这个珍贵的剧种进行抢救性保护。采取的办法是研究与传承同时进行,即在挖掘搜集剧目、音乐、表演、口述史、脸谱等资料的基础上进行整理研究,形成论文、专著。另一方面,将研究成果用于整理创作一系列不同行当的湖北越调传统小戏,通过这种“活体传承”使这个剧种得以恢复。

  2014年,市艺术研究所专家去省里拜访方光诚先生,得知范光珠尚健在,方光诚欣喜地说:“只要他还在,湖北越调就有可能恢复。”

  范光珠12岁就进小越调剧团,跟老师学拉四弦。1985年,在方光诚指导下,两人为《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湖北卷》大量采访老艺人。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用坏了3台录音机,那些音乐、曲牌、锣鼓经已经在范光珠心里生了根。

  从2012年至今,湖北越调小戏《琴房送灯》《王彦章摆渡》《吃糠·剪发》,湖北越调大戏《曾真的故事》《大登殿》这些剧目都是范光珠作音乐设计。此外,他还撰写了中国戏曲文化研究丛书之《湖北越调音乐》、论文《湖北越调音乐杂谈》、湖北越调戏歌《古襄阳》等。

  谷城县80多岁的老艺人叶祥成是湖北越调非遗传承人,上世纪80年代,他带着两个女儿在丹江、十堰、荆门、钟祥一带演出湖北越调皮影戏。首届襄阳市地方戏曲传承保护研讨会暨剧目展演上,叶祥成在大腿骨折还未痊愈的情况下,坚持拄拐登台,和两个女儿一起表演了《大战金兀术》。次日,汉剧名师李金钊专程拜访叶祥成,两位老人相见恨晚,边聊边唱,兴奋不已。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帮专家方光诚、刘正维、范光珠、董治平、高翔、任晓云、杨顺适,老艺人叶祥成、武新民、续文发等为这个剧种再一次聚在一起,抢救、挖掘、保护、传承。

  2016年5月,在市艺术研究所的策划、指导下,老河口市湖北越调剧团挂牌成立,同时精心打造了湖北越调小戏《王彦章摆渡》《吃糠·剪发》,湖北越调大型现代戏《曾真的故事》立上舞台。同年,谷城县湖北越调剧团挂牌,湖北越调现代戏《张大婶教女》立上舞台。2017年,以上剧目参加湖北省第三届地方戏艺术节,《曾真的故事》名列全省第二名。这些都意味着这个古老、珍贵的大剧种,正从濒危状态中恢复并走向繁荣。

  D

  抢救成就两项国家级非遗

  襄河道坠子,郝桂萍收张玉慧为徒,现仅有师徒二人及伴奏琴师徐学荣、李天生等在坚持演出。董治平为该曲种的艺术理论探究者、曲艺作家主要代表,他的研究和创作对这项曲艺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他的14余万字的曲艺理论专著《河南坠子襄河道流派研究》获省文联重点扶持,已于2017年出版。

  兰花筒这个曲艺形式被宜城市专业和业余剧团吸收,艺人和文艺工作者在继承传说的基础上,创作了很多反映现实生活的兰花筒,自编了很多反映现代化题材的曲目在城乡演唱。文艺工作者用现代戏剧舞台的手段对其进行了包装,增强兰花筒的艺术感染力,提高了可观赏性,使兰花筒获得了新的艺术生命。

  目前,在襄阳最有代表性的地方戏中,湖北越调和襄阳花鼓戏已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列,襄河道坠子也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不是目的,申遗是为了保护。要通过申遗保护,必须得有东西呈现在舞台上,最终目的是让这个剧种得以恢复与传承。“我第一次发现襄阳花鼓戏还能唱出这样宏大的战场悲歌。将襄阳市花鼓戏恢复起来,这是流芳千古的大好事。”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谢柏梁看完《长山壮歌》后说。“非常棒!《长山壮歌》是湖北省唯一一台获得‘2017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资格的舞台精品,它向全国观众展现了浓郁的襄阳特色。”湖北省文化厅副厅长严荣利高度评价道。

  为使湖北越调得到真正传承,剧团的剧目生产能够得到保证,2016年,老河口市湖北越调剧团和谷城县湖北越调剧团成立,共排演了4个小戏和一台大戏。2017年初,市艺术研究所从谷城县、老河口市越调剧团选拔作曲人员,成立了湖北越调音乐组,由资深音乐专家开展系统的培训、交流活动,为这个稀有剧种能够得到真正传承培养音乐人才。

  E

  发掘与传承仍在继续

  尽管我市地方戏曲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的景象,但是董治平指出,地方戏曲的振兴还需要持续生产一定数量的剧目,培养名角、培养观众、提供演出场所等。全市普遍存在人才引进困难、无剧场或剧场破旧等问题。目前,整个城区仅有襄阳剧院和襄江剧场,这与城市文化形象不符,与老百姓日益旺盛的文化需求差距较大,也阻碍了戏曲文化事业的发展。

  今年7月13日,年过七旬的董治平、范光珠老人一早就来到市艺术研究所,共同讨论襄阳地方戏曲保护的相关工作。说着说着,范光珠唱起了一段自己改编的越调版《古襄阳》,董治平则唱起了一段襄阳小曲。越调十个行当还没有恢复过来,襄阳小曲几乎消亡,襄阳地方戏曲的恢复工作任重道远。

  襄阳不仅是荆楚文化发祥地,也是湖北戏曲活动的中心之一。地方戏曲是这座城市的文化之根,只有上下凝心聚力,才能共同促进襄阳戏曲的繁荣发展。经过文化工作者不懈的努力,我市地方戏曲传承保护工作取得了较大的成绩,但如何能够使之在省内、国内成为有影响的文化品牌,尚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需要社会各界多方面的关注和扶持。

  随着传承保护工作的逐步展开,襄阳市地方戏曲将会在传承传统和立足当代上进行探索,使之得到丰富、完善。上演一出出精心打造的好听、好看、好玩的剧目,让一批青年演员崭露头角,从而赢得广大观众的喜爱、参与。只有在群众中扎根、普及和发展,这些历经劫难的濒危剧种才会实现真正的重生与繁荣。将“襄阳腔”唱响全国,这是襄阳人的文化自信与追求,也是襄阳文化人的担当和情怀。

责任编辑:陈忱

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