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典型宣传 > 正文

上甘岭,那些记忆永不褪色

2018-07-30 09:53:04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身着军装,紧握钢枪,保家卫国,在峥嵘岁月中披荆斩棘,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老兵”。

通讯员尚留幸 全媒体记者朱月皎 徐勇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身着军装,紧握钢枪,保家卫国,在峥嵘岁月中披荆斩棘,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老兵”。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采访了四位老兵,他们有的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有的参与了国防建设,有的用专业知识服务军队,让我们倾听他们对战争岁月的追忆,感受血与火的洗礼。
 
向最可爱的人致敬!“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每当听到歌曲《我的祖国》,九旬老兵尚永才的思绪就会被拉回到那场艰苦卓绝的上甘岭战役中。
 
人物档案:尚永才,1925年生,1947年9月加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他参加过上甘岭战役,回国后在湖北省军区工作,1968年调到枣阳。
 
两次奔赴朝鲜战场
 
虽已华发苍颜,左臂和背部都负过重伤,但只要戴上勋章,回忆那段峥嵘岁月,尚永才的腰杆总是挺得笔直。
 
尚永才今年93岁,军旅生涯中,他前后参加过125次战役。最让他难忘的,是66年前那场持续鏖战43天的上甘岭战役。
 
1951年3月,尚永才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入朝作战。同年5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期间,尚永才所在部队接到任务:歼灭一座山上的美军。
 
战斗中,尚永才的背部被炮弹弹片击中,因伤势严重,后被送回国治疗。1951年底,伤愈后的尚永才第二次奔赴朝鲜战场。
 
1952年4月,尚永才所在部队换防到朝鲜金化郡五圣山。
 
资料显示,五圣山海拔1061.7米,山脚下有五个高地,犹如张开的五指,上甘岭战役中双方殊死争夺的597.9和537.7高地就是其中的“拇指”和“食指”。
 
守住上甘岭,守住五圣山,就可以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上。
 
为此,尚永才和战友们开始筑坑道,挖交通壕、掩蔽部,进行防御作战准备。
 
誓死守卫上甘岭
 
战前防御期间,任45师134团1营3连3排排长的尚永才带领着战友驻守在名为小墩台的山包,其间,此地多次遭到美军袭扰。“一次,美军一个连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对我排阵地发动攻击,我带领全排坚决还击,打死、打伤美军近20人。”尚永才回忆道。
 
与战友们在小墩台坚守4个月后,尚永才被调到1营1连当副指导员。
 
1952年10月14日4时,美军集中320门大口径重炮、27辆坦克和40架飞机,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发起大规模的攻击,隆隆的炮火“炸醒”了沉睡中的上甘岭。“炮火照亮了天。坑道中,战士们被震得口中流血,炮弹仿佛要钻入地下,前沿阵地与后方的一切联系中断。第一天,美军向上甘岭发射炮弹30余万发,阵地变成一片焦土,主峰标高被削去两米……”尚永才说。
 
作为上甘岭战役的地面增援机动反击部队,尚永才所在的134团被安排为第二梯队,配合坑道部队作战。10月15日那场战役,尚永才被留在上甘岭后右侧的一道山梁上驻守。
 
尚永才含泪回忆说,10月15日那晚,1营的三个连队随营长李正庸进入了上甘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区时,2连遭遇炮火覆盖,伤亡惨重,只剩十余人。1连和3连的一些战士经过一天的激战,坚持到傍晚,后退守597.9高地6号坑道,20多人在坑道坚守了整整3天,10月19日,美军包围了坑道口,并用火焰喷射器和手雷攻击坑道,那20多人无一幸存。
 
坚守坑道绝地反击
 
1952年10月21日,坑道战打响。
 
坑道部队白天抗击美军对坑道的破坏,夜间炸地堡、“摸哨兵”……虽然坑道作战极其艰苦,但坑道部队的存在,把美军牢牢牵制在了上甘岭。
 
尚永才介绍,虽说坑道作战很有效,但作战环境极其恶劣。坑道里缺粮、断水,甚至连氧气都不够,烈士的遗体、轻重伤员、武器弹药……都挤在这不足一人高的狭小空间里。此外,美军还采取筑垒封锁、轰炸爆破、断绝水源、施放毒气弹等手段对付坑道部队。
 
当时,尚永才所在的1连分散在上甘岭后侧面的5个坑道里。
 
一次,尚永才和二排排长带领32名战士参加597.9高地的反击。“我们穿过敌军炮火封锁区,傍晚进入坑道。反击开始后,我们跃出坑道,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散开,弧形扑向敌人。我们反击的地方,美军挖掘了临时工事,我们使用冲锋枪、手雷、爆破筒打退阵地上的敌人,美军边逃跑边向我们发射烟雾弹。这场坑道反击战中,我们的速度很快,打完后就迅速撤离了。”尚永才说。
 
10月30日,我军发起大反攻,133门大口径火炮进行了4个多小时的炮击。晚22时,24门“喀秋莎”火箭炮在夜色里齐射,炮弹划着火红的抛物线飞向敌军。“炮弹从我们连队防守的山梁上方掠过,火箭炮喷出的火焰映红了夜空。”尚永才说,11月5日,经过23个昼夜的激战,45师奉命撤出战斗。当晚,满身硝烟的战友走出坑道,撤下阵地,但更多的战友没有回来。

责任编辑:徐雯婕

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