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典型宣传 > 正文

战友们牺牲在枪林弹雨里

2018-07-30 09:50:36 来源:襄阳晚报
0

摘要:谈起60多年前那些血与火的战斗故事,杨胜祥历历在目,就连刚入伍时教自己医学知识的教官名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为了解放事业,战友们牺牲在枪林弹雨里

 
通讯员王夕平 全媒体记者曲慧 徐勇
 
人物档案:杨胜祥,1932年出生,1948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49年10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是市第四军休所的离休干部。老人虽已86岁,但耳聪目明,不仅平时练习书画,还经常在网上用QQ写文章、与亲友交流。
 
谈起60多年前那些血与火的战斗故事,杨胜祥历历在目,就连刚入伍时教自己医学知识的教官名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本想当教员,被表姐动员参军
 
杨胜祥出身于江苏泰兴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8年,在村里当妇女主任的表姐来到他家,兴冲冲地告诉他,解放军在招兵。表姐生怕他不愿意,还特意做他父母的工作。
 
那时,杨胜祥想当教员,但因年轻气盛,当时就对表姐说:“不用动员,我自己报名去!”就这样,当年6月,16岁的杨胜祥参军入伍,穿上军装就随部队北上。
 
虽说在家里干过农活儿,但没走过长途。一天要行军40里路,他走得非常辛苦。有一次离驻地还有200米的时候,他实在走不动了。那时每人有9斤重的米袋,他就请其他新兵帮忙背,这才勉强到达目的地。
 
到了江苏滨海,上过初中的杨胜祥被分到了医疗组开始培训。
 
没有教室,也没有书桌,新兵们就把背包放在地上当板凳坐,把笔记本搁在腿上写字。晚上没有电灯,每个班每天到队部领煤油,一个小组十几个人,就着一盏煤油灯学习,一直到晚上9点半熄灯。“当时的生理解剖老师是徐伟,徐锡泉老师和李复生老师教的是高级班,他俩一个是白求恩医学院毕业的,一个是留过日的,水平都很高……”杨胜祥回忆起当年的恩师,仍充满感激之情。
 
参加解放战争,锻炼钢铁意志
 
新兵培训4个月后,杨胜祥就分配到了21军第三医疗队工作。
 
医疗队虽没有在前线和敌人面对面直接战斗,但杨胜祥也经历了不少生死瞬间。
 
有一次在江苏洋河,行军近县城时,遭到国民党飞机突袭。飞机上的机枪直接向下扫射,杨胜祥学着老兵的样子,把背包顶在头上,找地方掩蔽起来。那一次,医疗队有一名战友受伤。“那是我第一次遇到突袭,从那以后,见到飞机,我就有些胆寒。”杨胜祥说,这种对飞机的恐惧在一次次的战斗经历中逐渐变弱,直至消失。
 
从泰州新兵团到解放军三七零医院,杨胜祥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舟山战役和抗美援朝。
 
在萧山时,部队接管了一家医院,就在那里救治伤员。杨胜祥当时是见习卫生员,为伤病员换药、发药、打针,一上午要为五六十人换药。“我那时年纪不大,看到各种各样的战伤,触目惊心。有一位同志大腿被炸得不成形了,我每天给他换药前,要先打麻药,他意志非常坚定,也鼓舞了我。”杨胜祥回忆,这位同志伤势稳定后,被送到后方。
 
在温州用汽车运输伤员时,杨胜祥还被分配了一项任务——一路上照顾20名伤员。上下汽车,又转乘船,一路上他尽心尽力,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正是在一次次执行任务中,磨炼了他的意志,也坚定了他的信念。
 
跨过鸭绿江,就没打算再回来
 
1953年,志愿军向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李承晚军发起夏季攻势,杨胜祥随军入朝。“过鸭绿江时,我就没打算回来,只有一个念头,牺牲了就葬在朝鲜吧!”5年的从军经历,已经把杨胜祥锻炼成一名无所畏惧的解放军战士。
 
医疗所驻在深山密林里,有利于防备敌军空袭。手术室就设在病房同高度的山洞里,伤病员多时,要昼夜不停地进行治疗和护理。全所170人,参与临床工作的仅60人左右。工作紧张时,一天仅能休息三四个小时。
 
部队每一次进攻都有成批伤员转来,当时条件差,抢救伤员主要靠生理盐水、平衡液、葡萄糖浆和代血浆。有些伤员失血过多,但没有血源,医疗所的战友们便挽起袖子,一对一,现对血型,当场抽血当场输血。当时所里制作了一面红旗,凡给伤员输了血的人都在上面签上名字。停战后他们以这面红旗为题材谱写了一首歌曲,在全所传唱。
 
医疗所有30多名同志献了血,挽救了20多名伤病员的生命,杨胜祥也为一名特重伤员献血300毫升,遗憾的是,这名伤员未能被抢救回来。至今,杨胜祥一想到他时,心里总是感到内疚。
 
杨胜祥从朝鲜回国后,被分配到武汉军区门诊部工作,后从解放军三七零医院离休。
 
回想起自己的战友,杨胜祥感慨万千,几度哽咽:“和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希望后辈们记住他们的付出。”

责任编辑:徐雯婕

襄阳